三国全面战争收买条件 美文

三国全面战争2017秘籍:捆綁與共生郭臺銘與蘋果CEO庫克往事

(來源:網站編輯 2019-05-24 18:32)
文章正文
  蘋果的崛起與富士康的代工息息相關。1998年,庫克開始擔任蘋果的運營主管,提出生產外包,郭臺銘就在那時結識了庫克。
  據外媒報道,一位富士康科技集團(又名鴻海精密)工作人員稱,蘋果CEO蒂姆·庫克已于4月16日致電董事長郭臺銘。該工作人員稱,兩人是二三十年的朋友,而且富士康是蘋果產品的主要代工廠,來電關切很正常。對此,富士康方面回應記者,涉及客戶無法回應。
  4月17日晚,富士康在中國臺北證券交易所發布公告,澄清了媒體關于郭臺銘疑似辭職,以及參選中國臺灣地區領導人對富士康經營可能造成的影響。其發言人邢志平稱,有關董事長個人生涯規劃,若有具體信息將依規定辦理;富士康各事業群獨立運作,日常運營皆由專業經理人負責。
  4月18日,富士康和旗下多家上市公司開盤上漲,隨后有所回落。鴻海精密收盤價為91.60元新臺幣,當日微降0.22%,市值為12700億元新臺幣;工業富聯打開漲停板,收盤價為19.61元人民幣,漲幅為9.49%;港交所上市的富智康集團盤中雖然一度沖高超過50%,但收盤時回落至1.5港元,漲幅為6.38%。
  據外媒報道,一位熟知鴻海集團的內部人士透露,蘋果CEO庫克跟郭臺銘的通話非常短暫,而庫克主要是想了解郭臺銘參選對蘋果供應鏈是否有沖擊。郭臺銘則向庫克承諾,跟蘋果的合作不會有任何變動??飪聳槍嗍?0余年的“老朋友”。在蘋果與高通大戰中,富士康一直站在蘋果一方。此前在高通的禁令中,和碩生產的iPhone手機不適用于該禁令,而富士康等生產的iPhone則在禁令范圍內。
  在全球多地的一系列起訴中,2017年1月,蘋果曾在美國圣迭戈法庭起訴高通,要求法官發布一系列禁令,阻止高通的一些商業行為,包括高昂的專利授權費。富士康等代工廠也參與其中,要求高通退還從2013年開始過度支付的專利費,總計約90億美元。不僅如此,富士康的高層也被美法庭傳喚作證。
  2019年4月17日凌晨,蘋果與高通“意外”和解,富士康等代工廠也與高通達成和解協議。這些協議是解決蘋果與高通之間所有全球訴訟的一部分。
  對此,第三方機構Gartner分析師呂俊寬告訴記者,舊協議中由富士康付款給高通,但目前新協議并未公布這三家公司之間的交易細節。但可以肯定的是,三方之間已經明確了彼此的定位,高通可以收到錢,而最終支出這筆費用的是蘋果。隨著蘋果與高通和解,蘋果有望迅速獲得高通的5G芯片,從而推出5G新旗艦機,庫克可能會為未來的產能而與郭臺銘溝通。
  此前iPhone銷量下滑影響了富士康的生產安排。2018年11月,據媒體報道,富士康在一份內部備忘錄中提到,接下來將面臨困難且競爭激烈的一年,因此計劃將2019年公司開支削減200億元人民幣,其中的60億元涉及iPhone代工業務,同時計劃裁減10%的非技術人員。削減成本超過富士康全年成本的五分之二。業界普遍認為,缺乏創新的蘋果iPhone XS和iPhone XR系列的市場需求低于預期。蘋果罕見地在假日購物季開啟前削減新款產品的訂單,而蘋果上游的元器件和屏幕供應上也出現了產能閑置和庫存積壓的情況。
  受此影響,外界傳言富士康計劃降低人力成本和固定費用以及啟動大規模裁員。郭臺銘回應稱,“人力調整計劃是對富士康集團成本的探討,每年都在做,今年做多了一點”。有券商電子行業分析師告訴記者,由于蘋果自身對供應鏈管控得極為嚴格,富士康的成本削減除了訂單減少的因素外,更多的是與整個全球電子產業調整有關,以及富士康自身尋求提升毛利的考慮。熄燈工廠和工業機器人引入,間接減少了相應崗位的人工和成本。
  華為選擇富士康,蘋果或面臨產能爭奪?
  進入2019年,富士康在春節后啟動新一輪招工。有分析認為,這是為新獲得的華為旗艦P30系列訂單儲備人手。有消息稱,富士康計劃在鄭州廠區招募5萬人左右,在深圳招募約2萬人,此外在太原、杭州、昆山和淮安等地都有招募員工。而據相關媒體報道,華為P30系列手機在今年的備貨量已經達到了2000萬臺,首批備貨量有500萬臺。
  在與高通達成和解前,IDC的數據監測顯示,2018年,蘋果出貨量與2017年相比減少了700萬臺,而位列其后的中國廠商華為增加了518萬臺?;氏仍?019年2月發布了5G手機。兩家公司在2019年的競爭將更加激烈。
  呂俊寬告訴記者,從富士康來看,對每個客戶其已經劃分很清晰,各個產線之間的分工比較明確,華為不可能動用蘋果的產線,但這卻是一筆訂單生意,而對華為來說,富士康是其選擇中最有利的組裝廠選項。上述電子行業分析師表示,只有富士康可以滿足華為快速占領市場的需求。在他看來,隨著5G臨近,手機廠商為了在第一時間搶占市場,會與工廠保持更為緊密的聯系,甚至開出更為優惠的條件。
  蘋果的崛起與富士康的代工息息相關。1998年,庫克開始擔任蘋果的運營主管,而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整頓蘋果的制造和銷售網絡。當時的蘋果面臨著Mac銷量暴跌、庫存激增等問題??飪頌岢鏨獍?,郭臺銘就在那時結識了庫克。
  2000年,富士康開始為蘋果代工,富士康母公司鴻海精密市值突破1000億元新臺幣。蘋果開始做iPhone的時候,郭臺銘還專門派人去美國,在工程角度協助蘋果完成設計。到2007年第一臺iPhone問世,雙方已合作多年。喬布斯曾向郭臺銘演示如何使用iPhone。媒體報道稱,郭臺銘曾對外界透露,蘋果將iPod和iPhone的生產都交給他,因為“只有我能做”。
  2010年,富士康遭遇工人接連跳樓自殺的?;?,喬布斯派庫克前往協助。在這之后,對供應鏈要求嚴格的庫克曾到訪富士康工廠,屢有其視察工廠的照片傳出。不僅如此,富士康想要收購東芝內存業務時,郭臺銘曾對媒體說,蘋果會為收購出資。
  然而,2018年后半年,蘋果宣布砍單,富士康緊隨其后縮減產量。臺灣元大證券顧問公司報告顯示,蘋果每年售出的iPhone里70%是由富士康負責代工生產,另30%則由富士康的競爭對手生產。
  不過,富士康想要擺脫蘋果的痕跡由來已久。郭臺銘開始著眼其他業務,希望主動實現去蘋果化,除了給小米等手機廠商代工外,富士康還在多個方向有所嘗試。
  2013年富士康陸續發布了自有品牌的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等產品;2015年富士康與阿里巴巴聯合投資日本軟銀旗下的機器人控股子公司;2016年,富士康以約224億元人民幣收購了夏普。郭臺銘派在富士康任職30年的戴正吳擔任夏普會長兼社長,試圖幫夏普恢復元氣。
  ◎ 撰文|梁辰
  ◎ 來源|新京報
標簽
熱門文章
首頁
評論
分享
Top